中国如进口美国2000亿美元芯片中美日韩孰利孰损?黄仁伟贾(2)

2019-03-01 来源:未知 责任编辑:-1 点击:

分享到:

  中美贸易摩擦对中国国内经济也会产生相当大的影响。过去,我们认为自己是发展中国家,国内市场需要较高水平的保护。这一轮谈判之后,我们的市场开放将会比过去期待的更快。在这种情况下,国内企业要么加快改革保持竞争力,适应这个新形势,要么出局。还有一个冲击是中国企业,尤其是跨国大企业,在进行公关时不能像过去那样表示爱国了,因为这样做会对其境外生意造成相当大的影响。华为的领导对外称自己是中国企业,也是全球企业,对所有客户负责。有一次我去加拿大参加中加对话,当时一家中国石油公司正在收购一家拥有大量页岩油的加拿大石油公司,加拿大国内在该收购对加拿大的能源安全、国家安全的影响到底有多大的问题上争执不下。石油公司的参会代表在发言的时候表示,该企业一是中国的企业,二是跨国的企业,首先要对股东负责。因此,当企业做大到一定程度,成为跨国企业的时候,就需要淡化国家的身份,才能更好的为企业的利益服务,为国家的利益服务。

  面对这些新的挑战,在国企问题上,我们也许需要有一些创新和改变。新加坡也有国有资产,但它不直接经营国企,它通过淡马锡国家投资公司,从事市场投资。哪个企业做得好、有潜力,就投哪个企业,做不好、前景暗淡就撤出。这种经营国有资产的做法很好,既可以避免国企对市场正常竞争的扭曲作用,又可以有效保证国有资产保值增值。国内的国有企业,国家直接控制,直接管理,为了避免由于工厂倒闭或公司倒闭造成社会的不稳定,赔本也要保住,于是要求银行给它贷款,允许它赔本生产商品。这些经营不善的企业,占用了大量银行贷款,增加了过度供应问题,扰乱了市场。过去,企业规模小,影响的主要是国内市场,现在规模大了,开始影响到世界市场。总之,这次经贸磋商的结果将影响多个方面。中国可能需要某些反思,美国也需要某些反思,别的国家也需要反思,在反思的基础上重新建立更加公平有序的国际经济体系。

  国企干部苏舟:谈大国外交,离不开大国的兴衰。从战略态势上看,中美之间从国运上大致经历了什么历程与阶段?在发展阶段上的驱动因素是什么?作为领先的中国国企应该采取何种策略?

  黄仁伟:刚才说了,我们目前与美国处于战略相持阶段。在二十年到三十年的时间里,补中国自己的短板是最重要的任务。不论是制度的短板还是技术的短板,不论是文化和人的素质与价值观的短板,这一任务非常之艰巨。从某种意义上说,特朗普打击我们,迫使我们寻找自身的短板,也是他的“贡献”之一。在我们自身未做好准备的情况下,我们无法在与美国的战略竞争中取得优势,反而会把自己压倒。

  从现在起很长一段时间内,我们都将处于一个艰难的过程中。我们现在提倡“一带一路”建设,但其每条路上都充满着荆棘与各种各样的障碍。我们要多思考一些我们的困难与挑战。最近一段时间,对外,我们应放慢速度。对内,应加快改革和结构调整的速度,外松内紧,这是这一阶段应有的战略态势。

  第一,现在的大国外交和历史上的大国外交有很大的不同。基辛格研究欧洲的大国外交,以梅特涅、俾斯麦为特点的外交进行研究,主要是大国协调与各种均势外交,那时是多极化的大国,彼此可以形成军事同盟,没有永远的朋友,没有永远的盟国,国家边界可随时突破,也可对小国进行肢解。二战后有两个很大变化:1. 美国建立了一套国际制度,包括各种国际组织、国际法,有普世价值观;2. 建立以美国为霸主的盟国结构,已经存在?70多年,尽管内部有很多矛盾,但是包括北约盟国在内,在针对中国崛起和中国发展,针对中国所谓对西方自由秩序挑战方面,基本上意见是一致的,仅仅是斗法上有所区别而已。

  第二,中国在当今的国际秩序中崛起,运用大国外交,既有很多空间,但与历史相比,在自身定位上也有很大局限性。我们应该在这个空间里发挥。如果完全照搬历史模式,肯定做不到。但要突破历史局限,我认为也会很困难,今天两位院长讲到怎样使得周边国家欢迎中国和平崛起,这点非常重要,但要做到这一点确实很难。

  因此,中国的大国外交,既有外交的政策,还有战略的行动,有一个彼此如何匹配的问题?有时候战略性行动多一点,外交的政策、理念没有完全跟上;有时候外交理念是很超前,但是战略行动是不匹配,这也会造成很多被动。这是在推进大国外交上要充分考虑的。

  第三,美国的崛起和中国的关系有相同之处,也有很多不同之处。美国不用担心地缘政治环境,已经解决了与周边国家的边界问题,历史问题。通过美墨战争,通过从法国、俄罗斯购买领土,已经没有领土历史遗留问题,所以可以搞孤立主义。另外,它的地理位置是得天独厚的,远离欧洲大陆的竞争与战争。两次世界大战中,除了珍珠港受到打击,本土基本没有受到任何打击。中国崛起,要面临亚太地区很多历史遗留问题。台湾统一问题是一个;南海问题,历史上是我的领土一部分,过去没有能力捍卫海洋权益,现在有能力了,当然要捍卫,但就要触犯美国的战略利益,美国作为霸权要维持既有秩序。双方之间就有矛盾。“大国之关键,周边是首要”,但周边无论和韩国、日本、东南亚国家都有各种各样的历史矛盾。因此,我们在运用战略资源时都要统盘考虑,要平衡好奋发有为和韬光养晦。

  最后,大国讲究综合实力,更重要是全球性战略力量。中国和历史上传统大国不一样,没有侵略性,“一带一路”也是软性的影响与资源的投送倡议,是我们要提供的公共物品,我们要为发展中国家提供很多基础设施,也为我们的经济发展提供更多的空间。我认为完全是站得住,但是,即使是这样海外经济性的行动,美国仍然会从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的挑战的视角进行解释,因为美国担心中国对其亚太势力范围带来战略性影响,削弱美国的霸权地位。在这样的环境当中,在战略推动过程中,有些地方还是要低调,国内的制度也要做出某些调整,与中国的和平崛起与开放的形象相一致。现在外交的斗争影响着国内经济政策的内政,因为中国在经济上对美国有很多依赖。这是中国需要反思的,这方面做得更好一点,我们压力会轻一点,在战略推进过程中相对顺利一点。

  上海社科院国际问题研究所研究员刘鸣在点评中指出,中国的外交无论是奋发有为还是韬光养晦,一定要讲究平衡

  “大国外交”这一热点话题吸引了三百余位听友到场,连走道、窗台边也坐满了人

  主办方领导文汇副总王欣之(后左一)、上海社科院国家所所长王健(后右一)给文汇APP优秀留言听众朱晓滢、柴忠余颁发文汇抱枕及往期嘉宾江晓原著作《科学外史》、谢遐龄著作《中国社会是伦理社会》

  积极参与本系列演讲的五位优质互动听众获得讲堂特购的奖品——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出版的《国际战略与安全形势评估》一本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镶黄旗文明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镶黄旗文明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镶黄旗文明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本网站发布的所有信息均来自互联网,不是本站原创,如有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会及时删除

Copyright © 2012-2018 海洋之神娱乐_海洋之神娱乐网站_海洋之神官方网站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