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金融中心指数出炉内地为何是这九座城市入围

2019-03-22 来源:未知 责任编辑:-1 点击:

分享到:

  作为目前公认的比较权威的排名,该指数从营商环境、人力资源、基础设施、发展水平、国际声誉等方面对全球重要金融中心进行了评分。

  全球前十大金融中心排名依次为:纽约、伦敦、香港、新加坡、上海、东京、多伦多、苏黎世、北京、法兰克福。

  纽伦港三地当之无愧继续领跑全球,上海稳居第五,北京自去年反超旧金山、波士顿等城市杀入十强后,今年下跌一位排行第九。

  香港、上海、北京,毫无疑问是中国金融业最发达的三座城市,如果适当放宽门槛,第一档金融中心还可以将深圳列入。

  当然围绕金融中心的争夺,传统一线城市广州,以及众多二线城市同样雄心勃勃。而在此次榜单上,内地也还有七座城市入围,分别是深圳、广州、青岛、天津、成都、杭州、大连。

  那些没能杀入榜单的城市,重庆、南京等,争当金融中心的野心不比入围的九座内地城市小。像西安之前曾推出高达6000万元的金融企业总部落户奖励政策。

  还有个有趣的例子是,长三角城市群中,包括三四线城市舟山、绍兴,共有八个城市曾正式提出过区域金融中心的构想。

  金融业的存在是为了撮合资金,它是一种比较高级的产业形态,附加值高,绿色无污染,且有助于掌握资产价格的定价权。

  金融中心则是城市产业发展高度成熟的产物。它和经济的关联程度相当高,但经济中心未必是金融中心。

  后者往往是贸易、物流和信息交汇之地,对区位的要求极高。就好像每座城市的金融机构往往会将办公地点选在交通最发达、地租也最贵的核心CBD地带。

  金融业的发展程度,受政策影响也极大。比如深圳的金融地位超过广州,很大程度是因为有深交所的存在;上海不久前喜提科创板,金融地位同样将得到更大加持。

  从这个角度讲,内地各城市的金融中心梦,是基于产业升级的考虑,更是争取国家政策支持的需要。当然拿到金融中心的头衔,也是对城市综合实力的认可。

  但如前所述,成为金融中心,不是经济实力够就行。经济实力更弱的省会,可能比非省会城市要更有优势,因为前者总部经济更发达,资金聚集程度更高,还是金融公司的总部驻地。

  如苏州,GDP总量全国第七,在金融业上和南京却有不小差距。国内的一些榜单,如“中国金融中心指数”,南京甚至可以排到内地第四,仅次于上海、北京和深圳。

  根据《中国区域金融运行报告》,2017年中部和西部的经济贡献率,分别是22.8%以及21.1%。

  但在衡量金融业的关键指标,也即本外币存款余额上,中部和西部的占比只有16.8%和19.2%,低于GDP比重。另外目前银行资产规模排全国前七的省份,都集中在东部地区。

  总的来看,全球金融中心指数入围城市,大体代表了内地金融业的高水平。当然它们之间也形成了明显的分化。

  如下图,我们可以以两大核心指标,也即本外币存款余额和金融业增加值对比其中的差距,数据是2017年。

  北京和上海的本外币存款余额,都超过了十万亿,金融业增加值则在五千亿上下,GDP占比超过了16%,成为不可或缺的支柱产业之一。

  北京的地位不言而喻。这里聚集了大量的国内外金融机构总部,全国的资金汇集于此,属于典型的行政总部集聚型金融中心。

  上海则拥有股票、外汇、期货和黄金等国家级的要素交易市场,各类金融机构数量近一千五百家,近几年紧追香港,在国际金融领域的地位与日俱增。

  相对来说,深圳都要差一个量级,本外币存款余额只有北京一半,金融业增加值是上海一半多一点,金融机构数量只有上海三分之一。

  不过深圳互联网、科技产业势头生猛,形成了一条差异化的金融产业路径,所以往往和北京、上海一起被归到全国金融中心第一档。

  广州、青岛、天津、成都、杭州、大连六座城市,无论是资金总量、金融业GDP,以及产业贡献率,都要低一个等级,处于全国第二档的位置。

  注意,全球金融中心指数内地入围城市的排名,和本外币存款余额、金融业增加值并没有严格对应。

  西部城事在上述图表中,之所以将重庆、南京、武汉三座城市列入比较,是因为这三者的金融产业在全国来说,同样有第二档的实力。

  比如重庆,金融业增加值接近广州的水平;南京,本外币存款余额是大连的两倍。

  上海领衔的上北深三座内地城市,加上香港,可以说是名副其实的全国金融中心,像香港、上海和北京,还有国际金融中心的实力。

  广州为代表的诸多城市,目前还不具备全国金融中心的实力,只能说是区域中心。而且不同于第一档城市间的分化,以及香港毫无悬念的龙头位置,第二档城市内部,没有有绝对领先优势的第一城。

  广州贵为一线城市,本外币存款余额高,金融业增加值比天津、重庆只高百亿左右,经济贡献率不及天津、成都和南京。

  所以在香港、上海、北京和深圳稳居第一档的前提下,第二档城市围绕中国第五城、内地第四城的争夺,战事将尤为激烈。前面西安6000万补贴就是个典型例子。

  在金融中心争夺战中,作为第二档龙头的有力争夺者,广州的优势在于产业基础好,是华南交通和物流枢纽;劣势是周边已经有香港和深圳两大成熟的金融中心,会形成分流效应。

  不久前上交所南方总部落户广州,让它的金融中心地位再上一层。而湾区规划对广州的定位是,“支持广州建设绿色金融改革创新试验区”,显然广州要走一条差异化的道路。

  至于其他二线城市,哪怕和广州一样,成不了全国金融中心,野心至少也是区域性中心,要在所在城市群或者地区版块上充当龙头。当然具体的产业定位不尽相同。

  比如天津。历史上的天津,曾经是北方金融中心,上世纪二三十年代,聚集了50余家银行、260多家银号、150余家外商和华商保险机构。

  改革开放以来,天津的金融业一度萎靡,再次提出“北方金融中心”的目标,还是在2003年。不过2015年发布的《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的定位是“金融创新运营示范区”。

  成都。1993年被国家定为西南金融中心,2010年目标定位升级成西部金融中心。

  2018年成都正式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加快建设国家西部金融中心的若干意见》和《建设西部金融中心行动计划》,力争到2022年金融业增加值达2500亿元,占全市地区生产总值比重达13%左右;本外币存款规模达5万亿元;本外币贷款规模达4万亿元。

  重庆金融产值、外资银行数目都是西部第一,不过西部金融中心的帽子被成都拿走后,定位另有侧重。十三五规划的目标定位是,国内重要功能性金融中心。

  功能性而不是综合型,同样是一条差异化之路。事实上重庆曾走在全国前列,成立相关领域的要素交易市场,选择功能性定位比较契合市情。

  武汉。《武汉市金融业发展“十三五”规划》的定位是,中部区域金融中心、全国性科技金融中心和全国性金融后台服务中心。在中部六省来看,目前武汉坐上中部金融老大位置的概率的确很大。

  大连。2003年大连曾提出建设东北亚国际金融中心的发展目标,2009年《辽宁沿海经济带发展规划》明确定位,也是区域性金融中心。

  在金融产业上,大连有做东北的老大的实力。像大连中山区,聚集了各类金融中介机构两百多家,是东北地区种类最全、密度最大的金融聚集区。不过大连的不足在于,在东北缺少号召力。

  东部则属于竞争最激烈的地带。杭州,2011年《长三角区域规划》定位为区域性金融服务中心。

  不过随着互联网和科技产业的发展,杭州近几年野心渐长。2017年首届钱塘江论坛上,杭州宣布,2020年近景规划是全国互联网金融创新中心、全国金融科技中心;2030年远景规划是国际金融科技中心。

  同样处在长三角城市群之内,南京无疑是杭州的强劲对手。2013年发布的《南京区域金融中心建设规划(2011-2020)》,目标瞄准“承接上海、覆盖江苏、辐射皖赣的泛长三角区域金融中心城市”。

  事实上,明确提出上述区域金融中心目标的城市,还有很多。据不完全统计,至少已经有26个城市提出了相关目标。

  而国内比较被认可的中国金融中心指数报告,则将考察范围覆盖到了31个金融中心城市,包括厦门、长沙、宁波等等,基本覆盖了省会和计划单列市。

  不过既然是区域性金融中心,辐射范围局限于城市群内部或者大的都市圈,所以那些多中心的地区,比如成渝城市群内部的成都和重庆之间;长三角城市群的诸多二级城市,如杭州和南京之间,竞争将尤为激烈。

  作为一种新的产业形态,金融中心争夺战已经打响,哪些城市能脱颖而出,我们拭目以待。

  营业执照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互联网出版机构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许可证

Copyright © 2012-2018 海洋之神娱乐_海洋之神娱乐网站_海洋之神官方网站 版权所有